•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和谐德育

“减负”是基础教育的一场革命

时间:2019-2-26 14:43:17   作者:淄川区实验小学   来源:淄川区实验小学   阅读:508   评论:0
内容摘要:“减负”是基础教育的一场革命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 张志勇学生的学习不可能没有负担,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是学生学习的一个客观存在,适宜的、有意义的学业负担是保障和促进学生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但过重的学生课业负担,对学生个体、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民族素质和国民创造力培育,都会带来严重...

“减负”是基础教育的一场革命

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 张志勇

学生的学习不可能没有负担,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是学生学习的一个客观存在,适宜的、有意义的学业负担是保障和促进学生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但过重的学生课业负担,对学生个体、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民族素质和国民创造力培育,都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出台《减负30条》,是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的重要举措,是以人民为中心教育发展理念的具体实践,是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一场革命

一、“减负”要革“错误的教育政绩观的命”

  经过40年的改革和发展,我国教育事业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成就,总体发展水平达到了世界中上国家的平均水平。但是,我国教育事业改革发展始终面临着一个重大挑战,就是至今尚未从根本上建立起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有效机制。一言以蔽之,用单纯的考试成绩和升学率这根“指挥棒”指挥学校教育、评价学校教育、考核学校教育,教育的指挥棒从根本上出了问题,导致学校教育违背了党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偏离了立德树人的教育本质,致使整个教育脱离了科学发展的轨道。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树立科学的教育政绩观。

  《减负30条》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严禁给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下达升学指标,或片面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将升学情况与考核、绩效和奖励挂钩”。这一要求直指各地错误的教育政绩观的要害,必须革除这种“错误的教育政绩观”,将教育的指挥棒更好地指向引导学校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个性发展、健康发展。

  二、“减负”要革“违法违规办学行为的命”

  判断学生学习负担是否过重,有以下四个标准:一是价值判断:危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课业负担;二是科学判断:违背教育规律和教育科学的课业负担;三是制度判断:超出了国家课程标准的课业负担;四是法律判断:违背国家法律法规的课业负担。当前,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突出表现在课程学习负担重、心理负担重和校外学习负担重三个方面。导致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原因是系统的、复杂的,其中违法违规办学是其重要原因之一。

  《减负30条》要求“严格执行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开足开齐规定课程”,“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禁以任何名义设立重点班、快慢班、实验班”,“严控书面作业总量”、“坚决控制考试次数”、“采取等级评价方式”、“严禁以任何形式、方式公布学生考试成绩及排名”,等等,这就为规范办学行为,革掉“违法违规办学行为的命”,提供了制度保障。任何违背国家教育法律法规、不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执行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方案的行为,都是不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行为,都必须予以严肃的责任追究。坚持依法依规办教育,停止统一的违规上课、违规作业、违规考试,建立健全防范学校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制度化环境。规范学校办学行为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学校教育质量,促进学校走“尊重规律、依靠科学”的办学之路。

  三、“减负”要革“片面的考试评价观的命”

  有什么样的考试评价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教育。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突出表现在考试升学需要的文化学科上课负担、作业负担重、考试负担重、校外补习负担重。这与片面的教育评价观、考试观息息相关。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的讲话中强调指出:“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健全立德树人落实机制,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招生制度的指挥棒要改,真正实现学生成长,国家选才,社会公平的有机统一”。说到底,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就是要解决教育评价的价值标尺问题,用科学的教育评价指挥教育、规范教育、引领教育、评价教育。

  《减负30条》强调:“全面实施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模式”、“强化高考育人导向,深化考试内容改革”、“创新试题形式,增加综合性、开放性、应用性、探究性试题,加强情境设计,杜绝偏题怪题,注重紧密联系社会生活实际,克服命题结构固化和学生机械刷题的倾向,引导学生提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为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科学引领素质教育,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指明了方向。

  四、“减负”要革“错误的教育舆论宣传的命”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社会都有责任”。社会舆论宣传必须坚持正确的教育价值导向,为学校教育创造健康的积极向上的舆论环境。

  不能不承认,当前社会大众围绕子女升学考试普遍存在过度教育焦虑,社会舆论许多错误的宣传、炒作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每到高考升学季,社会舆论关注的重心几乎全部集中在考入重点大学的学生群体身上,尤其是所谓“高考状元”、“北清率”、“一本率”上,什么“最牛高考班”之类的,似乎只有考上北大清华、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才是成功的,才打开了人生道路的灿烂之门,其他孩子都成了这场“高考盛宴”的弃儿,成为升学竞争的失败者。这种错误舆论导向产生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在全社会制造了越来越严重的升学焦虑,这种焦虑就像蝴蝶效益在全社会蔓延至每个角度、每个家庭,几乎无一幸免。

  《减负30条》要求“严禁各类新闻媒体炒作考试成绩排名和升学率,不得以任何形式宣传中高考状元”。这就为净化舆论宣传环境、引导社会和每个家庭正确对待教育、正确对待升学,降低全社会的考试、升学焦虑,提供了制度环境。其实,人人不同,人人都好,才是教育应有的追求,才是每个孩子应走的道路。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高考只不过为每个孩子提供了一次选择不同的高等教育之路的机会而已。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人都应成为高考的成功者,而不是失败者!

 

小学教育,请回归你的淡定  中国教育报

编者按:本报近日收到一封读者来信,信中谈及小学生学业负担重、精神压力大等具有一定现实性的问题。在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大力整治校外培训、全社会期待为孩子减负的大背景下,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让小学教育回归淡定,欢迎大家参与讨论,来稿请发本版邮箱。

最近,和一位朋友微信闲聊,他说他家的孩子因为上课时紧张呕吐,被接回家休息了。这个孩子还只是三年级的小学生,我不禁轻轻叹了一声:孩子上学的路途还很漫长,现在刚上小学就搞得这样神经兮兮,长此以往又怎么得了!

在我们的印象中,小学是最不应该出现学习焦虑和教学紧张的一个时期,小学生是最应该体现出学习氛围活泼宽松的一个群体。而现实却恰恰和人们开了一个玩笑:试看周围,有多少小学生早早成了“眼镜先生”,有多少孩子的节假日被各种作业和辅导班包围,有多少颗渴望到室外放松而不得的小小心灵,有多少家长因督促小孩子写作业而身心俱疲。

不输在起跑线上,是这些年来全社会学生家长普遍的焦虑。面对中考、高考的升学压力,初、高中生及其家长有焦虑心理不难理解。然而,孩子从幼小衔接、小升初便一路奔跑,一头扎进辅导班与作业堆中,却值得全社会反思:如果小学段也出现崇尚分数的状态,那我们的教育一定是出了问题。如何消减、破解家长从孩子一入学便产生的焦虑不安,重现诸如“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情景,让孩子们的书包不再沉重,让从容与淡定成为小学教育的常态,已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早在2005年,科学家钱学森多次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也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时至今日,这道关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艰深命题,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仍无法破解。在众多原因中,作为基础之基础的小学教育,是否在加重孩子的学习焦虑、抑制孩子的创造热情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呢?回答这个问题,除了夯实教育公平外,首先必须认真审视各级教育部门尤其是县级教育部门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如果中高考是中学阶段的教学指挥棒,那么每学期每学年的评比考核便是小学段的隐形指挥棒,虽然容易被忽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为评比考核关乎一个区域内各小学的声誉及评价,关乎各学校管理层的考核升迁与待遇,关乎身在其中的普通教师的考核和绩效,所传递的压力并不逊色于中高考。因而,地方职能部门如何评价当地小学教育的“导向”尤为重要。在一些地区,由于地方政府部门或教育部门对教学成绩格外重视,层层压力传导之下,各小学对成绩的推崇和对教学的紧抓程度也就必然丝毫不亚于初中与高中。当“上有所好,下必趋焉”之时,说小学教师压力山大、小学生有忙不完的课业,似乎并不为过。

教育需要合乎规律,拒绝行政思维和政绩思维,对于为孩子打基础、培兴趣的小学教育来说,尤其如此。然而,遗憾的是,对于小学阶段就存在的教学焦虑与学习紧张,人们却常常普遍忽略了——忽略了这种人为制造的“小学焦虑”。

小学教育并非不要成绩,而是要警惕分数的裹挟,要远离对成绩的崇拜,从而回归其本真,进而让孩子们的学习生活多一分活泼,让小学老师的教书育人多一分从容,让家长的心态多一分淡定。学校除了教授必要的基础知识,更应该培养孩子学习兴趣,帮助孩子养成良好习惯,引导并激发孩子去探索世界。相较教学成绩和学习分数,前者应该被提到更高、更显著的位置。很多发达国家对小学教育的清晰定位与坚定实施,也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的重要性。否则,身背分数奖惩重压的教师,必然会将成绩压力传递到教学中;孩子们失去的岂止是童趣,还有学习热情与探索兴趣;不仅对小学生身心成长无益,也不利于民族未来创造力的提升。一个泱泱大国,当创新水平与人力资源还不匹配时,我们是否反思过这与小学段师生的神经过于紧绷也有关系呢?

无论是从儿童的身心特点和成长规律来说,还是从国家的教育要求来说,小学生都应有理由、有时间、有机会体验到活泼成长的乐趣,不该过早产生学习的疲劳感,更不该产生对学习成绩的恐惧感。小学教育亟待卸掉不该有的沉重包袱,回归宽松的教学和学习氛围,回归该有的从容与淡定。做到这一点,需要对小学教育定位重新认识,对小学教学成绩逐渐淡化,对小学课程与活动统筹安排,职能部门及学校坚守底线,明确拒绝外来干扰。(作者系山东省潍坊市滨海开发区锦海小学教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时代楷模公益广告

淄川区实验小学教育技术中心维护

鲁ICP备18003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