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建设活动之——先进典型示范教育事例(一)

时间:2011-6-28 9:54:17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753  评论:1
内容摘要:周恩来的廉洁自律 星移斗转,光阴荏苒。敬爱的周恩来同志离开我们整整20个春秋了。 20年前,百万首都人民肃立十里长街,顶风冒雪,哭送周恩来灵车的动 人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随着时光流逝,人们对周恩来怀念和敬仰之 情,不但没有淡薄,反而与日俱增。 那么,...
周恩来的廉洁自律 星移斗转,光阴荏苒。敬爱的周恩来同志离开我们整整20个春秋了。 20年前,百万首都人民肃立十里长街,顶风冒雪,哭送周恩来灵车的动 人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随着时光流逝,人们对周恩来怀念和敬仰之 情,不但没有淡薄,反而与日俱增。 那么,周恩来为何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博得人民的颗颗爱心?这是因为, 一方面,他在缔造和建设新中国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为党和人民建树了不 可磨灭的丰功伟绩;另一方面,他毕生严于律己,清正廉洁,不求索取, 但求奉献,把一切献给了党和人民,连自己的骨灰都撒到中华大地,完 全彻底地实践了他“活着为人民服务,死后也要为人民服务”的宏愿。 正 是这两个方面的有机结合,构成了周恩来特有的纯真的人格魅力,从而 赢得了人民衷心的爱戴和钦佩,甚至连他的一些国内外政敌也不得不为 之折服。 周恩来廉洁自律的表现是多方面的,也是一贯的。在此,仅就同当 前对领导干部廉洁自律要求相关的一些方面,列举一些具体事例。这样, 难免挂一漏万,不过可以从细微处见精神 (一) 对待个人生活 衣着——在人们的印象中,周恩来总是那样衣冠楚楚,风度翩翩。 殊不知,他仅有的几套料子服装,大都穿了几十年,有的破损了,精 心织补后继续穿。有一次,他穿织补过的衣服接待外宾,身边工作人 员说这套“礼服”早该换换啦。他笑笑说:“穿补钉衣服照样可以接待外 宾。”“织补的那块有点痕迹也不要紧,别人看着也没关系。丢掉艰苦 奋斗的传统才难看呢!”他的衬衣磨破了,换上新的领口和袖口照旧穿。 1963年,他出访亚非欧14国,到了开罗,他换下缝补多次的衬衣,随 行工作人员不便拿给外国宾馆去洗,只好请我驻埃及使馆的同志帮忙, 并叮嘱洗时不要用力,以免搓破。大使夫人看到后,感动得边洗边流泪。 至于他穿用了几十年破旧的睡衣、皮凉鞋和第一代上海牌国产手表等, 已作为珍贵文物,存放在中国历史博物馆。 饮食——周恩来的家常饭菜很简单,主食经常吃些粗粮,副食一般 是一荤一素一汤。他规定的工作餐标准是四菜一汤的家常饭菜。他说: “四菜一汤既经济又实惠。”他在外地视察或主持会议,同大家吃一样的 饭菜,不搞特殊,离开时一定付清钱和粮票。他不仅自己这样做,还要 求其他领导干部也这样做。有一次,他出差到上海,听说有的领导同志 带着夫人、孩子到地方去,所有的食宿费用都由地方开支,非常生气。 回北京后,他在全国第三次接待工作会议上向各省市代表提出:“今后无 论哪个领导到省里去,吃住行等所有开支,地方一概不要负担,都要给 客人出具帐单,由本人自付。这要形成一种制度。”一位专机机长的回忆, 颇为传神地反映了他在饮食方面的律己要求。有一次,这位机长看他吃 饭,掉了个饭粒在桌上,他连夹两次才夹住放进嘴里,笑着吃了。看到 这种情景,这位机长后来感慨地说:“我心里不禁百感交集。什么叫廉洁, 看看总理就知道了。” 住房——建国初期,周恩来搬进了中南海西花厅,一住就是26年, 直到他去世。西花厅是清朝乾隆年间修建的老式平房,潮湿阴冷。身边工 作人员于心不安,多次提出修缮,但他坚决不同意。1959年底,趁他和邓 颖超出差外地时间较长,对西花厅进行了保护性维修。他回京一进门就惊 讶地问:“这是怎么回事?谁叫你们修的?!”他还说:“我身为总理,带一 个好头,影响一大片;带一个坏头,也影响一大片。所以,我必须严格要 求自己。”按照他的要求,撤掉了新添置的地毯、沙发、窗帘、吊灯等陈设。 事后,对这次“修房风波”,他主动在国务院会议上作了三次检讨,向到会的 副总理和部长们说:“你们千万不要重复我的这个错误。” 用车——周恩来对自己乘坐的轿车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后来他经常乘坐 的专车是红旗轿车。他说:“别人不坐我坐,我喜欢国产车。”国家进口了一 批高级奔驰车后,有关部门想给他换一辆。他不同意,严肃地说:“那个奔 驰车谁喜欢坐谁坐去,我不喜欢,我就坐‘红旗’。”在用车问题上,他公私分 明,毫不含糊。他去理发,医院看病,探亲访友,看戏等,都算作私人用车, 总要叮嘱身边工作人员照章付费,从工资中扣交。 周恩来的基本生活要素,衣食住行的俭朴作风,受到了长期在他身边工 作的人员交口称赞。有位秘书说:“总理除了工作,个人一生无所他求。 特 别是生活的俭朴,更是众口皆碑。”不是亲眼所见是很难想象到了什么程度。 同周恩来接触较多的一些知名人士,对他廉洁俭朴的生活作风也是赞不 绝口。宋庆龄说:“周总理在个人生活和作风上,和他在政治上一样,是一个 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评论者: